被"鹅"逗了的老干妈:电商销量暴涨 去年已走出低谷

“逗鹅冤”剧情持续更新,让国品辣酱品牌老干妈重回舆论焦点。

先是腾讯以拖欠广告费为由,要求法院查封、冻结老干妈及其子公司名下千万财产。此后剧情开始反转,老干妈称腾讯遭遇诈骗。

6月30日,老干妈公司发布声明,称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并已向贵阳警方报案。

7月1日,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通报,犯罪嫌疑人曹某、刘某利、郑某君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以便获取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利。现三名犯罪嫌疑人已被采取强制措施。

7月3日,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检察院表态,该院高度重视,第一时间指派检察官提前介入,了解案情,引导侦查。

剧情反转之下,不少电商平台也凑起热闹,启动老干妈辣酱的促销活动。

苏宁易购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1日22时,苏宁易购平台“老干妈”辣椒酱销量环比增长228%,搜索量环比增长407%,随时到家1小时订单环比增长152%。京东数据则显示,7月1日,老干妈搜索量同比增加300%,成交额同比增长超100%;7月2日截至15:15,搜索量同比增加600%,成交额同比增长超200%。

低调了20余年的老干妈,为何能有如此强大的号召力?创始人陶华碧是如何一手打造她的辣酱帝国的?近年来,老干妈现在到底运营如何?

一瓶豆豉辣酱,走向全国

中国食品产业网在2008年曾回顾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的创业历程。

陶华碧1947年出生于贵州。上世纪80年代,陶华碧在贵阳市南明区龙洞堡开起了一家小吃店。经过几年经营,陶华碧积累了一点资金,小吃店也升级成一间饭店。陶家的饭店因为饭菜味道好,价格便宜,深受龙洞堡附近学生的欢迎。由于给学生的饭菜分量特别足,陶华碧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老干妈”。

陶华碧经营的饭店最吸引人的是饭前免费开胃碟??油辣椒拌豆豉。由于味道特别好,不少人专程到店里品尝,更有人用塑料袋将这道特色的小吃打包带走。此后,油辣椒的名气越来越大,生意也越来越好。

《理财周刊》在2012年的报道中还提到,老干妈红遍全国还和货车司机有着密切联系。1994年,贵阳修建环城公路,昔日偏僻的龙洞堡成为贵阳南环线的主干道,途经此处的货车司机日渐增多。借此机会,除了在饭店里向食客出售辣椒酱,陶华碧还开始向司机免费赠送自家制作的豆豉辣酱、香辣菜等小吃和调味品,大受欢迎。也正是货车司机让老干妈的辣酱走向全国。

1996年,陶华碧正式创建了老干妈风味食品厂,也就是今天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的前身。1997年8月,“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挂牌,工人一下子增加到200多人。到2000年,“老干妈”公司迅速扩张,已经有1200个员工。

20多年只专注在豆豉辣酱上,老干妈的生意越做越大,一步步从家庭小作坊变成了中国知名品牌。

老干妈官网显示,经过20余年的发展,老干妈的产品种类也由豆豉辣酱扩充到了火锅底料、豆腐乳、香辣菜等20余个品类。

期间,陶碧华一直坚持“不上市、不贷款、不融资”,公司股权也格外简单,股东始终是母子三人。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在2014年陶华碧退出后,“老干妈”品牌背后的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由大儿子李贵山占股49%,小儿子李妙行占股51%。陶华碧仍任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

2015年和2016年,陶华碧分别以70亿元和75亿元财富,排在胡润百富榜的487位和473位。2017年和2018年,陶华碧不再上榜,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儿子李贵山和李妙行。2019年,李贵山、李妙行分别以45亿元个人财富入围胡润百富榜,排名912位。

《理财周报》称,老干妈公司上下2000多名员工,陶华碧能叫出60%的人名,并记住了其中许多人的生日,每个员工结婚她都要亲自当证婚人。

国内经销商网络,海外代理商团队

不做广告的老干妈,如果赢得市场认可?

华泰证券曾在2016年发布过《老干妈的品牌塑造之路:注重产品质量,维护品牌形象》一文,其中介绍了老干妈为何在不做营销的情况下,还能成功将产品卖至全国,甚至海外。

在销售渠道方面,老干妈首先建立了大区域经销商,然后通过大区域经销商建立遍布区域的二次网络,最终形成了遍布全国的销售渠道形成了销售网络的护城河,并积极利用这一优势输出产品,进一步强化其品牌形象;在餐饮渠道方面,老干妈系列产品同样以优质、稳定的辣椒酱受到了终端餐饮企业的青睐,促进了企业品牌传播。

而在海外市场,老干妈逐步形成了“以国内市场为依托,积极拓展国际市场”的经营战略指导思想。公司首先定位于海外华人,主打情感牌,在海外市场收获了稳定的消费群体;其次,老干妈转变经营策略,采取直接在海外市场设授权代理商的方式,形成了与授权代理商双赢局面,促进了企业品牌影响力在海外市场的广泛传播。

老干妈的系列产品在国内的售价不超过15元,但到了海外,老干妈产品的价格就没那么亲民了。亚马逊美国站网站上一瓶210克的老干妈辣酱售价最低也要8.84美元,近人民币50元。

陶华碧本人也曾被问到过为何海外售价如此之高?陶碧华曾霸气对新华网回应,“我是中国人,我不赚中国人的钱,我要把老干妈卖到外国去,赚外国人的钱。”

老干妈的大火,也吸引了一批投机分子的关注。2000年前后,全国出现各式各样的山寨“老干妈”品牌。

为维护老干妈的品牌资产,老干妈修筑了一条商标护城河,许多衍生词如“老?妈”、“老干爹”、“老姨妈”等,都已被“老干妈”公司申请为商标。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2日,老干妈公司及其对外投资企业和分支机构共注册过192个商标,其中2008年注册商标数量最多,达66个,基本覆盖商标全部分类,且注册成功率达97%。

老干妈的新挑战

虽然老干妈国民辣酱品牌的地位难以动摇,但近几年在产品质量和公司管理上,低调的老干妈也出现过负面消息。

上一篇:美官员:担心“不够”忠于特朗普的官员将被解雇
下一篇:朴槿惠案重审将于7月10日宣判 此前曾获刑32年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