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秘书为何必须未婚?还有两大条件一个比一个难

1946年6月,谭云鹤作为中央派往东北的干部来到哈尔滨,他先是参加了黑龙江省鸡西的密山县土地改革,又先后担任永安、鸡西县委书记,随后任东北局民运部干事、东北局巡视团巡视员,又被派往东北野战军总部工作,担任林彪的秘书,亲历了黑土地上的那场国共之间决定命运的大较量。

谭云鹤是四川万县(今重庆万州区)人,生于1922年,1939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革命工作。1940年春,他辗转到了延安。在陕北公学60队学习,任党支部书记。

到东北前,谭云鹤一直在陕甘宁边区工作。

1948年5月,时任东北局巡视团巡视员的谭云鹤,被领导张闻天找去谈话。

东北局巡视团的领导配备规格非常高,团长是高岗,副团长是张闻天。张闻天与高岗都是在党的七大上当选的中央政治局委员,都是党中央13位核心领导成员之一。

张闻天同谭云鹤谈的是工作调动问题,说组织上准备让谭云鹤去给林彪当秘书,管政务方面的事。至于生活、警卫方面的事情,林彪还有一个叫王本的秘书专门负责。

林彪秘书为何必须未婚?还有两大条件一个比一个难

此时,林彪原来的秘书季中权刚调走了一两个月。林彪本来对季中权很欣赏,但季中权做的一件事,却让林彪不高兴了??季中权找了一个东北当地的女朋友,想结婚。但是,当时组织有规定,干部结婚要符合条件:年龄25岁以上,党龄8年以上,团级干部以上,俗称“258团”。

季中权年龄不够25岁,可是他太想和这个漂亮姑娘结婚了,就去找林彪走后门。林彪一声不吭,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

季秘书还来不及高兴,很快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原来,林彪以前口述电报内容时,都会说一句:小季,记录。

但小季走了后门后,林彪再口述电报时,说的话改成了:季秘书,记录。

这个称呼的细微变化,让太了解首长性格的季中权羞愧难当,最终辞职,离开了林彪。

张闻天告诉谭云鹤,林彪选秘书提了三个条要求:一是要当过县委书记的。林彪是东北局第一书记,但他对地方工作不太熟悉,所以,想要个当过县委书记的人给他当秘书,可能对他有点帮助,你曾经当过两任县委书记,这一条符合要求,第二,要没有结婚的。在部队工作,拖儿带女的不方便,你还没有结婚,这一条你也符合了;第三,他要求写东西要快一点的。根据我在巡视团这一段时间对你的了解,你写东西还比较快,文字上也还可以。你基本具备这三个条件,所以就选上你了。

于是,谭云鹤就成了林彪的政务秘书。

晚年时,谭云鹤写出了《我的回忆》一书,回忆了给林彪当秘书的这一难忘的历史时期,以不粉饰不修饰的朴实笔法,写出了“那时的林彪”以及“辽沈战役战略决策的演变”、“东北主力入关”,“平津战役”等历史时刻,很有史料价值。

谭云鹤回忆说,一打仗,他就提着林彪个人的一个小手提公文箱。因为不上锁,谭云鹤曾看过里面究竟装些什么东西。打开一看,其实箱子里只有几本小册子,全是毛主席著作的单行本,比如,《矛盾论》,《实践论》,《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战争与战略问题》等等,再就是几支削好了的红蓝铅笔。那时的书,都是竖排版的,在书中林彪认为重要的地方,都用红蓝铅笔划了许多杠杠、圈圈,有的地方还划了两重、三重,不少地方还有旁批、眉批,写上他的心得、体会,密密麻麻的。可以明显看出,这些杠杠、圈圈、旁批、眉批,都不是一次、两次划的和写的。

林彪爱学习,而且性格比较平和、含蓄,特别能沉住气。

1948年夏日的一天,林彪要到哈尔滨吉林街东北局小俱乐部,去接见一批由我党派往苏联学习路经哈尔滨的学生,这批学生基本上都是中央领导的孩子或烈士子弟。

这次林彪要到那里去接见留学生,本来是负责安全的警卫秘书王本安排的,这是王本的职责范围内的事。林彪说要走,谭云鹤出去叫车,才发现麻烦大了,汽车不在,司机也不见,王本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谭云鹤着急坏了,赶紧给东北局办公厅行政处长申力生打电话,请他务必赶快派一辆车来,然后告诉林彪,请他稍等一会儿。

但林彪一看表,只差十几分钟了,晚了就失约了,他不想让那帮孩子等他,他就要自己走着去。谭云鹤再三劝林彪等几分钟,说东北局行政处马上派车来,误不了事。但林彪不干,坚持要走,而且是说走就走,带了两个警卫员就去了。谭云鹤以为,这回他和王本糟了,特别是王本,肯定要挨骂了。然后,林彪回来以后一句责备的话也没有说。

谭云鹤还回忆:林彪是个典型的什么事都不管不问的人。谁的军容风纪不整了,谁喝醉了,谁吵架了,他都好像没看见似的。四平保卫战期间,警卫员坐在炕上擦枪,不小心走火了,一梭子子弹穿过窗户射出去,在场人的脸都吓白了,可正在屋内踱步的林彪,只“嗯”了一声,便又继续踱步起来。

在哈尔滨,一个警卫员大白天上街,枪叫人抢跑了,衣服扒得就剩一条裤头,窝窝囊囊哭着回来后。大家这个气呀,只有林彪停止踱步,瞅瞅那个警卫员,又瞅瞅大家,那目光没有一点大惊小怪的意思。

林彪秘书为何必须未婚?还有两大条件一个比一个难

谭云鹤说:“在林彪那里工作期间,一次也没有挨过他的批评,他也一句重话都没有对我说过。”

1948年辽沈战役中,能否抓住廖耀湘兵团,关键在于六纵。而六纵的司令员是黄永胜,东总给第六纵的电令中指出:“全局的关键,在于能否切断敌人的退路。”

偏偏第六纵司令员黄永胜率部向指定位置行动后,再也没有报告向东总,不仅堵住了廖耀湘兵团没有不知道,而且连他们进到什么地方,也不知道。

林彪、刘亚楼不停地问谭云鹤:有六纵消息没有?林彪说:“要让廖耀湘跑了,要严肃处理黄永胜。”刘亚楼更火:“要叫敌人跑了,非枪毙黄永胜不可!”

机要处突然送来一封电报。谭云鹤一看,是卫立煌发给廖耀湘兵团的,规定在当天晚上各军各师的宿营地,被我军机要处截获并破译出来了。

谭云鹤当时就兴奋的不得了,他一面看电报,还一边查看地图。一边看廖耀湘,没想到廖耀湘确实还没有跑呢。

这份电报太重要了!谭云鹤赶紧给林彪送去。

谁知,林彪听了电报内容后,面无表情,一声也不吭,继续躺在行军床上。

上一篇:美防长称中共统治下崛起的中国令人忧虑 中方回应
下一篇:故宫室内展厅明日起有序开放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